結緣傣陶


西雙版納新聞網 來源:西雙版納新聞網 編輯:王晨至 2019年09月28日 09:29

0928-07LBS-005-16371-原文件

□ 玉單罕


我的童年和別人不太一樣,打小就活在土堆里,隔壁人家的娃玩泥巴會遭遇挨罵情節,我家娃不玩泥巴那才會真的挨批。

我生在一個陶藝世家,媽媽和祖母都做陶,到了我這輩也逃不掉。小時候,我很頑皮,不喜歡讀書也不喜歡做陶,總是相約玩伴到瀾滄江邊撈魚摸蝦,經常被媽媽從頭到腳一頓訓。長大了,習慣性地跟著媽媽摸兩下制陶工具。參加工作后,慢慢懂得這是一種情操,是一種情懷,是一種忘不掉且不能遺忘的文化之根。現在,只要有時間,我便沉浸在土堆里,盡情汲取泥土的芳香,靜靜與泥條、泥團私語切切。

據相關史料記載,傣陶有四千多年歷史。傣陶制作采用慢輪盤條筑型法,工具采用木制腳趾撥動轉臺。傣陶的代表器物多為寺廟和生活用品,所有塑型都要先將泥條盤筑成柱狀,自然晾干六七成左右,再用石塊和木棒從里和外拍打成所需造型,修坯、印花,整個過程費工費時,人力成本高、出品有限、產量受限。隨著商品經濟的發達和耐用商品的多元化,傳統土陶銷售不容樂觀。現在的年輕人大多喜歡耐用、美觀的現代工藝品,傣陶產品很難博得大眾喜歡。目前,在我州有為數不多的傣陶技藝傳承人、傣陶手藝人傳承傳習這門傳統民族民間工藝。2006年5月20日,經國務院批準,將傣族慢輪制陶技藝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,各級政府文化部門和非遺保護單位呼吁社會成員保護、傳承、弘揚和發揚傣陶文化、傣陶技藝、傣陶精神。

1996年,世界陶藝博覽會在日本佐賀市舉辦,受日本政府邀請,我母親以中國云南陶傣族慢輪制陶技藝代表者身份參加了博覽會,與世界各國陶藝界、藝術界的專家、學者、考古研究者共同交流和探討民族民間工藝(陶藝領域)的歷史、技藝、發展、淵源、現狀和未來。

我深感幸運,出生在這樣的世家,幸運是媽媽的女兒。當時,我作為學生代表,跟媽媽一起參加了這次世界級別的陶藝學習、交流。第一次坐大飛機、第一次出國、第一次向這么多行業領軍人物學習……激動、感動、觸動——第一次飄洋過海,坐大飛機激動;第一次看到高水準高規格高要求的交流平臺,感受世界各國對民族民間工藝的關注、對民族民間手藝人的尊重;第一次因為世界陶泥碰撞,深深觸動。

那次觀摹,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日本小朋友們動手能力很強,那份文化自信、那份熱情、那氛圍,讓我不禁審視到了自己的差距。我搓揉手中的泥條教幼兒們捏小罐,他們有的跟著我的節奏一起習作,有的自由創作,半個小時后,小桌板上就整齊擺放著小罐、小烏龜、小鳥等泥塑小件。通過這次活動,我感受到了日本民間對傳統工藝的熱愛。

回國后,我一邊在校學習一邊在家做陶。后來,我跟著媽媽學做產品,縱向學習和摸索,橫向交流和研討。學習了媽媽的傣族慢輪盤條后,自己又買機器學習拉坯。2014年,我只身一人去泰國清邁學習手捏泥偶,領會泰國純手工傳統陶泥文化。我去到寺廟、陶市場、鄉村、陶坊制陶廠等地方,那里如國內一般,絕大多數也是快輪拉坯,機械生產,機器燒制。在清邁的一個村莊,我遇到一位像我母親一樣堅守傳統工藝的老藝人,她手指撥動竹竿捏制水壺,老藝人專注、寧靜,也很享受手創的過程。由于老藝人持之不懈的堅持和創作,在我看來不簡單的東西在她手里卻很靈動,不到一支香煙的功夫,水壺初坯已呈現在眼前。

社會在變,人在變,但我的初心不會變。我不再像以前那樣有充裕的時間扎根泥塑創作,但仍然一如既往地宣傳傣陶、普及傣陶、傳承傣陶。我利用交流平臺與身邊的朋友和陶藝愛好者探討、研究、共勉,通過動手展示,向我的孩子、學生、姐妹們傳遞傣陶的溫度;通過收集和整理傣陶信息,向陶藝愛好者傳播傣陶正能量。我相信,有一天傣陶會傳遍世界各個角落。

作為一名陶藝傳承人的孩子,我堅守傣陶文化和傣陶技藝,學習陶工精神、凝聚陶工力量、不忘陶工初心、牢記陶工使命,努力實現雙崗建功,泥我同在。


關注西雙版納報微信
本報微信公眾號
手機讀報
手機讀報
關注本報客戶端
關注本報客戶端
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《西雙版納報》和西雙版納新聞網版權所有。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復制、轉載、鏈接、下載使用。
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691-2135888
【滇ICP備12003530號】 【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80018】
版權所有:西雙版納新聞網
快乐彩怎么玩